广告

狐妖亦有情,遑论520

22-05-19 16:38:30 中国集币在线

又是一年一度的520。

因谐音“我爱你”这一人世间最美好的情感表白, 5月20日这一天,在信息的世界中,各种浓情爱意铺天盖地,滚滚而来。这种强大的宣传攻势,使得似乎所有人都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体验与回味中。

而这其中的绝对主流,自然是在热恋之中或者新婚燕尔的适龄青年。因为,过来人都知道——爱情的保鲜期很短,爱情中的私货很多。所谓海誓山盟,看似浓情蜜意,最终或被生活的琐碎与平淡稀释和消散,或抵不住诱惑干扰、生活重压而劳燕分飞、形同陌路。

也正因为此,古往今来,人们都在追求一种永恒的纯粹爱情,一种跨越金钱、跨越出身、跨越地位、跨越年龄,跨越种族、甚至是跨越生死的爱情。似乎只有这样的爱情才真正美好,这样的爱情才值得珍惜。于是乎,千百年来,作家们用艺术的笔触,通过小说、散文、诗歌、戏剧等等文学形式,为我们尽情描绘着爱情的纯粹与长久。

而这其中,尤为令人震撼、久久为之回味的,就是那穿透了生死、跨越了人间的异类之爱。而蒲松龄笔下的《聊斋志异》和那其中的狐鬼花妖与世间凡人的爱恨情仇,则是这类纯真爱情的突出代表。

鲁迅在《中国小说史略》中说:“…独于详尽之外,示以平常,使花妖狐魅多具人情、和易可亲,忘为异类,而又偶见鹊突,知复非人。”据统计,在《聊斋志异》现存的491篇作品中,涉及到婚恋题材的约占40%,有200篇之多,而其中大多数为异类婚恋题材。那些狐鬼花妖中敢爱敢恨,追求自由和爱情的角色比比皆是。

比如《连城》中的女鬼连城对乔生的热烈追求,为了爱情,她不惜两次赴死,哪怕在阴间,也要以身相许。《连琐》中的女鬼连锁雅好诗文,仰慕风雅君子杨于畏,谈诗论文、下棋弹琴,日久生情,为了爱情,患难与共。

《香玉》中的牡丹仙子香玉,有感于黄生之爱花如命,深情厚谊,遂以身相许,尽力成全。《黄英》里,菊花仙子黄英因马子才爱菊,千里慕名而来,有情人终成眷属。

《娇娜》中的狐女娇娜与书生孔雪笠相识相知、患难与共,他们徘徊在爱情和婚姻之间,情感纯粹而动人。《莲香》中的狐女莲香多情多义,为了爱人,甘愿付出一切,甚至死而投胎,十四年后再续前缘。

…… ……

心中有情,异类何殊!正是因为《聊斋志异》中这一篇篇感人至深,为了追求爱情而百折不挠、置生死于度外的纯粹,几百年来,吸引得无数艺术家围绕这些狐鬼花妖进行艺术创作。2017年,麦朵尔俱乐部携手中央美院壁画系主任唐晖(设计),壁画艺委会副秘书长王长兴(雕塑)共同推出的“聊斋志异艺术麦朵尔”,就正是这样一件展现蒲松龄及其笔下的人妖世界的经典掌中雕塑。

此麦朵尔整体呈圆形,然一湖石单峰突起,打破均衡,山石嶙峋间,轻雾飘渺,如梦如幻。忽见一窈窕女子,手挑孤灯一盏,娉娉袅袅,从朦胧间走来。周遭园墙横亘,暗香浮动,疏影横斜,一树寒梅待放。时节显然已入寒冬,然少女衣衫轻薄,透露得曲线玲珑,青春丰满。金莲无声,香履轻盈,不经意间,一缕狐尾从裙琚间隐现。在这一刻,观者才恍然顿悟,此姝非人,实乃狐仙。

而其另一面,却又换了人间。庭院中,几株松柏;湖石旁,数杆翠竹;聊斋主人身着长衫,手把折扇,目光忧郁,正踱步沉吟。秋夜静谧,一轮黄月初升,月光朦胧间,秋虫凄凄,衰草迷离,一支秋菊已然含英收蕊,沉沉而眠。忽然,窸窸窣窣,山脚石洞中,一狐探出头来,四下张望,似在寻朋觅友。这一刻,我们耳旁仿佛再次回响起蒲松龄那一声长叹:“惊霜寒雀,抱树无温;吊月秋虫,偎阑自热。知我者,其在青林黑塞间乎!”

今天,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,我们再次来把玩和欣赏这枚麦朵尔,回味文学经典,感受雕塑艺术带给我们的跨越了生死和种类的纯粹爱情,想必每一个人,都将对爱情,对520,有一番全新之感!

文/若雨

 

更多邮币卡交易、资讯、行情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,下载集币头条APP。
集币头条

延伸阅读

分享到:

交易频道

关于我们 | 免责声明 | 广告服务 | 委托买卖 | 意见建议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导航
Copyright © 2000 - 2011 JiBi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
集币在线  版权所有